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的理路透視

發布時間:2022-09-16浏覽次數:次

 


202251日,新修訂的《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以下簡稱“新職教法”)正式實施。新職教法提出“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這一規定是深化職業教育改革、健全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內在要求,亦是推動職業教育有機融入經濟社會發展全局的前置條件和重要保障。據此,要在明晰職業教育適應性“是什麽”和“爲什麽”的基礎上,以新職教法的各項要求爲據,依法將職業教育納入經濟社會發展全局考量,持續提升技術技能的社會影響力和發展貢獻度,推動職業教育成爲助力社群價值兌現、促進産業轉型升級、賦能社會發展進步的類型教育首選項。

認知理路:以因需制宜爲導向,保持供需平衡

職業教育適應性是職業教育將施教著力點精准對標並有效適配目標對象獲得並使用技能動機的調適能力。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的本質是釋放類型活力,讓職業教育始終具有對滿足各類技能學習和使用需求的包容力與承載力。從矛盾的觀點出發,職業教育適應性具有普遍性和相對性。普遍性是指職業教育的發展規模和速度根本上受到社會生産力發展水平的制約。作爲同産業變革、經濟發展、社會進步關聯度最高的教育類型,職業教育只有充分適應並融入符合生産力水平的教育大環境,才能延續生存和持久發展。相對性則是指職業教育對環境的適應不是絕對的、完全的適應,而是一定程度上的適應。個體需求差異、政策內容變化、産業更新叠代等因素推動職業教育構建自維持生態系統,該系統視外部環境就其對各類需求兌現效能的評價反饋而持續發生自適應性調節行爲,從而達到與經濟社會運行軌迹同頻共振的可持續發展狀態。

我們可以從職業教育與經濟社會的互動關系中進一步洞悉職業教育的適應對象和發展趨向。一方面,産業鏈精細化、特色化、差異化將是未來社會發展的必然趨勢,勞動力市場對複合型技能人才需求的側重倒逼傳統職業遷移並催生新興職業。職業教育爲適應用人崗位對人才能力的新要求,需要在轉變育人理念、更新育人內容、創新育人方式上下功夫,以此不斷提升技能人才培養的系統性、針對性和時效性。另一方面,人才培養能力的顯著提升將會換得職業教育社會印象由看衰到看重的良性轉變,表現在越來越多的學習者能夠從被動接受到關注、了解並積極開展一系列指向技能學習和使用的主動性行爲。可以預見的是,隨著職業教育社會影響力和認可度的顯著提升,職業教育將逐步占有賦能技能人才成長成才的主動權,成爲在類型教育領域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能人才的“生力軍”。

綜上,職業教育適應能力的強弱變化是教育供求主體利益博弈與整合的過程體現。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是職業教育與其服務對象通過以技賦能建立聯系,激發並釋放技能滿足各類需求兌現的驅動力,進而推動職業教育走出一條由配合到融入,再到充分適應新發展階段的類型化發展道路。總之,以因需制宜爲導向,構建並維系體現多領域教育所供與多主體發展所需精准匹配的環境秩序,正是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的過程所見和目標所向。

邏輯理路:曆史使然和現實需要

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既是職業教育順應曆史發展規律的實然之舉,也是職業教育承接時代使命的應然之策。職業教育在新中國成立初期曾經曆“高光時刻”,這一階段的中國以蘇聯模式爲藍本,開啓以工業化強基的探索之路。爲了迅速填補各領域人才缺口,以培訓周期短、人才實用性強等爲特征的職業教育被寄予厚望。一批近代中國所沒有的中等地質、礦業、電機電器、鐵路交通等學校紛紛建立,爲新中國工業體系的構建培養並輸送了一批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術工人。改革開放推動我國經濟社會發展駛入“快車道”,大衆對獲得接受更高層次教育機會的需求度日益增強,亦驅使當時以短期求量爲特色的職業教育更新發展理念。1985年,《中共中央關于教育體制改革的決定》頒布,爲職業教育夯實技能人才培養優勢,走穩教育層次結構重心上移的改革之路增添政策砝碼。《決定》作出“積極發展高等職業技術院校”,“逐步建立起一個從初級到高級、行業配套、結構合理又能與普通教育相互溝通的職業技術教育體系”的重要部署。自此,以滿足大衆對高層次技能獲得需求的高等職業教育正式進入國民教育體系。1996年,《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頒布實施,明確提出要“建立、健全職業學校教育與職業培訓並舉,並與其他教育相互溝通,協調發展職業教育體系”。這一規定從法律層面賦予職業教育構建以技能爲驅動,服務學校教育與社會培訓,健全國民教育體系的時代重任,爲我國建成世界上規模最大的現代職業教育體系鑄就法治保障。

當前,站在兩個一百年奮鬥目標的曆史交彙期,《中華人民共和國職業教育法》完成了自1996年頒布以來的首次大修。新職教法在優化招考制度、暢通升學通道、淨化就業環境、規範校企合作等方面實現了重大突破,並對職業教育應盡的教育職責和應享的基本權益作出法律界定。可以說,新職教法站在時代演進的全局視角,爲推動職業教育內涵式發展提供更加精准完備的法律支撐和保障,賦予職業教育充分適應新發展格局,赓續高質量發展之力的底氣和硬氣。

實踐理路:完善制度提質量,革新形象促改觀

從時代進程中可以總結出職業教育的發展規律:職業教育同社會演進軌迹的協同性越強,對社會活動的參與度越高,其類型屬性得以彰顯、適應能力得以提升的概率也就越大。故此,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新發展格局綜合實力的關鍵,是要顯著提升職業教育的合群性,即始終保持職業教育的改革方向同大時代的演進軌迹相契合,做到完善制度和革新形象並重。

以“制”提“質”,做好政策面的頂層設計。價值回饋的高低是幫助大衆權衡是否樂于參與職業教育的重要指標,其內核是職業教育能否以“質”取勝,跻身教育首選項序列。新職教法在增強職業教育教學質量、評價質量、就業質量、培訓質量等多方面做出具體規定,如對教育教學質量提出“職業學校應當加強校風學風、師德師風建設,營造良好學習環境”;要求對教育質量的評價“應當突出就業導向,把受教育者的職業道德、技術技能水平、就業質量作爲重要指標”。作爲對職業教育發展經驗精准提煉後的理性部署,如何讓新職教法中“琳琅滿目”的求“質”法條進入執行程序,是確保新職教法部署落地的首要任務。故此,就要在充分把握新職教法內核要義的基礎上,“因勢利導”做好政策層面的頂層設計,既要同既有政策規定一脈相承,更要深谙新職教法的新精神、新要求,適時出台指導性、針對性舉措,依托科學合宜的政策設計厚植新職教法對深化職業教育各領域改革工作的指導作用,真正將新職教法對“質”的要求轉化爲“制”的部署,爲職業教育提質培優織就權威政策保障網。

由“层”到“类”,校正认知面的既有偏差。产业转型和科技创新促使教育内容和形式日益多元,加之“唯学历”风气弱化大众对技术技能的关注和使用,致使职业教育渐遭冷遇,由主流退居边缘,被大众归于地位低于普通教育的低水平层次教育,成为普通教育赛道相对落后群体的无奈之选。新职教法力求为职业教育正名,规定“职业教育是与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类型”,这一官方认定以期通过法律权威革除大众对职业教育“刻板印象”的既有认知,引导大众重新审视技能对于促进经济社会发展进步所独有的时代意义,逐步形成重视职业价值的社会共识。因此,职业教育要“趁热打铁”,准确体察新职教法对于刷新职业教育社群印象的积极作用,做好职业教育的“引流”工作。一方面,大力宣传技能人才的社会贡献,营建劳动光荣、技能宝贵的社会氛围,让大众切实感知各级各部门重视职业教育事业发展的决心,达到从立法源头扶正职业教育社会地位的目的。另一方面,要积极探索基于學生实际意愿的职教与普教的“因材施教”育人模式,打造体现技术技能特色的专属育人赛道,一以贯之为学习者提供高水平技能学习资源,并创造以“一技之长”赋能学习者可持续发展的不竭动力,使职业教育从众多教育选择中脱颖而出,成为类型教育育人赛道的领跑者。

總之,增強職業教育適應性是一項長期推進的系統性工程。要准確把握置于經濟社會發展“大盤子”內的各類要素同職業教育的互動規律,有效發揮新職教法的引領作用,在穩步營建參與職業教育是“物超所值”的社會認知進程中切實增強職業教育“物盡其用”的適應能力,最終達到釋放職業教育類型優勢最大效能,同時反哺經濟社會各領域高質量發展的“雙贏”目標。(來源中國社會科學網;作者:朱少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