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1世紀以來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的回顧與思考

發布時間:2022-07-11浏覽次數:次


2022420日,全國人大常委會審議通過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這是該法頒布26年來的首次大修,也是繼去年第一次以黨中央國務院名義召開全國職教大會之後職教領域的又一件大事,職業教育再次引發熱議。綜觀近年來我國職業教育發展,高等職業教育一枝獨秀、廣受關注。21世紀以來,高等職業教育在招生規模、學校數量、辦學條件、培養模式、內涵建設、綜合改革等方面均實現了跨越式發展,成爲高等教育不可替代的“半壁江山”。此時回顧總結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曆程,對于從邏輯上更清晰地規劃下一步發展具有參考價值。

一、高等職業教育大發展的機遇與影響

高等職業教育具有職業教育和高等教育的雙重屬性。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除了與國家對高層次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直接相關,也與高等教育的整體發展密切相關。

(一)世紀之交的高等教育擴招

新中國成立之初,我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只有0.26%2002年達到15%邁入大衆化門檻,2019年達到51.6%進入普及化階段。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快速上升始于世紀之交開始的高等教育擴招。1978年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確定實行“對內改革、對外開放的政策”,開啓了我國經濟社會發展的騰飛曆程。根據國家統計局網站數據查詢,1979年我國GDP總值4100.5億元,年增長率7.6%1998年我國GDP總量85195.5億元,年增長率7.8%;期间,经济總量增长19.8倍。同期,我國高等教育的發展情況是,1979年共有本專科高等學校633所、年招生27.5萬人,高等教育毛入學率2.07%1998年本專科高校1022所、年招生108.4萬人,學校數量較1979年增長61.45%、招生規模增長了2.9倍,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達到9.8%20年間,國家經濟規模增長近20倍,而高等教育招生數量增長不到3倍、學校數量增長僅僅六成多一點。教育以經濟社會發展爲基礎,現代高等教育更加注重爲經濟社會發展服務。此時我國高等教育的發展速度大幅落後于經濟社會發展,高等教育擴招已成必然,這也爲高等職業教育大發展帶來機遇。

(二)伴隨擴招成長的高等職業教育

1999年,教育部出台《面向21世紀教育振興行動計劃》,明確“2000年高等教育本專科在校生總數將達到660萬人。招生計劃的增量將主要用于地方發展高等職業教育”,明確了擴招安排和重點。事實上,高等教育擴招步伐的當年即已開始,1998年之前高等教育招生的年增量不超過10萬人,1999年擴招數量超過50萬人、2000年再擴招60萬人,2011年招生685.1萬人,2021年高等教育年招生達到1001.3萬人;在校生方面,高等教育本專科在校生爲1998340.9萬人、1999413.4萬人、2000556.1萬人、20112308.5萬人、20213496.1萬人;與之相對應,作爲高等教育擴招的主力軍,獨立設置的高職院校數快速增長,1998431所、1999474所、2000442所,20111280所、2021年達到1486所。獨立設置的高等職業院校數量超過普通本科高校(含獨立學院),進一步支撐了“半壁江山”的辦學能力,成爲高等教育擴招最大的成果。其中,絕大部分高職院校均是2000年以後由中等職業學校升格而來(20002021年全國專科層次學校升本合計355所),高等教育的大規模擴招給這些學校帶來了舉辦高等教育的機會。2021年高等職業教育招生556.72萬人,占普通高等教育本专科招生总数的55.60%、占中高職招生總數的45.90%;高等職業教育在校生1603.03萬人,占本专科在校生总数的45.85%、占中高職在校生總數的48.42%。高等職業教育成爲高等教育不可或缺的重要組成部分,並極大改善了職業教育的層次結構、提升了職業教育的培養重心。

(三)高等職業教育發展對教育分類的影響

21世紀以來,我國的高等職業教育由小到大、由弱到強,並促使從國家教育制度層面將職業教育確立爲與普通教育同等重要的獨立教育類型,其發展變化之大前所未有。高等職業教育的大發展,大幅改善了高等教育結構,豐富了高等教育供給,完善了職業教育體系,也影響了教育的概念內涵。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規定“職業教育是與普通教育具有同等重要地位的教育類型”,這裏的“普通教育”與一直以來教育統計上所稱的“普通教育”就已經不是同一個內涵。此前教育分類中將“普通高等教育”和“成人高等教育”視作一對概念,反映的是應屆全日制與非應屆非全日制的區別,職業教育只是普通教育的一個組成部分(或普通教育中的一種類型)。現在則是將“普通教育”與“職業教育”作爲兩種教育類型、作爲一對概念,原本的“成人教育”現在實際主要指“學曆繼續教育”。這種變遷反映出,隨著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我國高等教育資源總體上已不短缺,以全日制、非全日制區分教育類型已不符合現實需要。決定教育類型的是培養目標,不是學習形式。不同的教育類型可以有相同的學習形式,學習形式不是質量差異的理由。

二、21世紀高等職業教育發展的階段劃分與特點

得益于高等教育擴招,高等職業教育快速壯大,至今已發展成爲職業教育的中堅,並推動國家從法律層面確認了職業教育的類型定位。期間,高等職業教育自身的蛻變大致可以劃分爲四個階段。

(一)三教統籌(19982000年)

19983月,九屆全國人大一次會議通過《關于國務院機構改革的決定》,國家教育委員會更名爲教育部,國家語言文字工作委員會並入教育部。是年,教育部將原國家教委高教司、職教司、成教司分管普通專科層次學曆教育的處室職能合並,在當時的高等教育司成立高職高專教育處,這也是高等職業教育當初被稱作高職高專教育的主要原因,“高職高專教育”作爲一個新詞第一次走入大衆視野。原本分由三個司局管理、各有發展曆史和發展思路的高等專科教育、高等職業教育和成人高校舉辦的普通專科教育合並實施統籌管理,面臨的第一個問題就是如何統一思想。教育部決定以專業爲單位,以試點的形式在教學層面實施改革,以點帶面推動戰線解放思想、凝聚共識、合力發展。19982000年教育部共在全國確定了346個部級專業教學改革試點,帶動省級試點400多個。

1999年底,教育部召开第一次也是迄今唯一的一次全国高职高专教育教學工作会议,会后印发《教育部关于加强高职高专教育人才培养工作的意见》,第一次提出了高职高专教育的人才培养工作目标,即培养“生产、建设、管理、服务第一线”需要的“高等技术应用性专门人才”。附件1“關于制訂高職高專教育專業教學計劃的原則意見”、附件2“高等職業學校、高等專科學校和成人高等學校教學管理要點”,進一步指導高等職業院校將統一的指導思想和培養目標具體落實到教學安排和日常管理之中。

至此,高職高專教育從名稱到內涵完成了“三教統籌”,原本分立的三支隊伍合爲一體。

(二)規範管理(20012005年)

统一了思想和日常管理要求后,高职高专教育面临规范管理的迫切要求。当时的高职高专教育没有统一的專業設置依据,也就是没有统一的适合自己的专业目录。經過深入研究,2004年,教育部印发《普通高等学校高职高专教育指导性专业目录(试行)》并配套制定了管理办法,确定高职高专教育的专业分类以产业、行业作为主要依据(至今的三版目录虽有调整,但原则未变),打破了学术型教育以学科作为分类依据的做法,从根本上保证了高职高专教育的办学和服务方向,第一次统一了高职高专教育的專業設置,从中观层面规范了高职高专教育的办学依据。

       同年,教育部办公厅下发《关于全面开展高职高专院校人才培养工作水平评估的通知》,发布了评估方案(试行)、工作指南(试行)和专家组工作细则(试行),明确“省级教育行政部门应制定本地区高职高专院校人才培养工作水平评估工作的总体规划和年度计划,保证五年内完成对本地区所有高职高专院校的第一轮评估”。本轮评估使用的指标体系基于当时的本科水平评估指标体系,仅对其中一些指标进行了“高职化”调整。第一轮评估对规范院校管理、充实办学条件、争取地方支持作用明显,许多学校由此解决了多年悬而未决的新校区问题、办学经费问题、教师编制问题,对高等教育办学时间不长的学校补齐教学文件、理顺管理流程、促进教学改革、提升教职工能力水平起到了切实的推动作用。

以首个统一编制的专业目录及其管理办法规范專業設置、人才供给,以第一轮院校办学评估规范学校内部管理,高职高专教育自此基本走上了规范管理的道路。

(三)內涵建設(20062013年)

這個時期一個人們不易察覺的微妙變化是,無論文件中還是學術上,“高職高專教育”逐漸被“高等職業教育”取代。對于“高職高專”原本有兩種解釋,一曰“高職和高專”,字面意思即解釋;二曰“專科層次的高職”,本質上是高職,但在專科層次,這可從當時教育部領導“高職就是專科”的說法得到印證。“高等職業教育”則可以理解爲,本質(或類型)上是職業教育、層次上屬高等教育,直接標明了此種教育的高等性和職業性。而在我國,高等教育從來指的是專科及以上的教育。因此,名稱上的變化,實際上蘊含著職業教育體系化、層級化的內在邏輯。

        2006年11月3日,教育部、财政部印发《关于实施国家示范性高等职业院校建设计划 加快高等職業教育改革與發展的意見》,提出“中央引導、地方爲主、行業企業參與、院校具體實施,重點支持100所國家示範性高等職業院校”“選擇500個左右辦學理念先進、産學結合緊密、特色鮮明、就業率高的專業進行重點支持”,啓動了職教領域迄今影響最大的國家示範校建設。國家示範校建設以及其後2010年啓動的二期國家骨幹校建設,均是基于重點建設專業的學校建設項目,是中央財政對高等職業院校的第一次集中的專項投入,對于鞏固高職教育地位、穩定高職院校群體、形成職教類型特色,提升職業教育的培養質量、辦學能力、技術實力、社會影響都起到了巨大的正向推動作用,成爲“項目制”的經典。期間也有不同聲音認爲,職業教育投入總體不足,實施示範校項目將有限的投入集中于少數優勢學校是對其他學校的不公平。這種看法忽略了一個事實,那就是職業教育的主責、事權本在地方,中央財政以獎補的方式進行投入。更爲客觀的現實是,在職業教育總體投入不足的情況下,發展只有機會公平,沒有絕對公平。示範校建設爲整個高職院校探索了發展方向、樹立了建設榜樣、打開了發展空間,其影響和作用遠超建好幾所學校本身。

同月,教育部印发的《关于全面提高高等职业教育教学质量的若干意见》(以下简称《意见》)第一次提出“高等职业教育作为高等教育发展中的一个类型,肩负着培养面向生产、建设、服务和管理第一线需要的高技能人才的使命,在我国加快推进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进程中具有不可替代的作用”,全面肯定了高职教育的地位和作用;对高职内涵建设给出全面指导,指出当时高职发展面临的主要问题——职业性不够突出,并给出了解决问题的思路和途径——以开放的姿态,通过工学结合、校企合作解决发展中的專業設置问题、课程建设问题、培养过程问题、实训基地建设问题、评估评价问题;第一次提出了“双师”结构 “專兼結合的專業教學團隊”概念。《意見》內容涉及人才培養工作的各個環節,成爲相當一個時期指導高等職業教育乃至整個職業教育教學改革的綱領性文件。

2008年,教育部印發《高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工作評估方案》,要求“逐步形成以學校爲核心、教育行政部門爲引導、社會參與的教學質量保障體系”“所有獨立設置的高等職業院校……,每學年度須按要求填報《高等職業院校人才培養工作狀態數據采集平台》”。《方案》明確“實施過程中應強調評與被評雙方平等交流,共同發現問題、分析問題,共同探討問題的解決辦法,注重實際成效,引導學校把工作重心放到內涵建設上來”“評估結論分爲‘通過’和‘暫緩通過’”。這通常被稱作高職的第二輪評估。與第一輪脫胎于本科指標的評估相比,高職第二輪評估在高等教育評估領域率先進行了改革——建立狀態數據平台、實現評軟不評硬、重在給出改進建議、淡化結論等次,等等,爲引導學校把精力更多地從計較數據指標轉移到加強內涵建設創造了條件,營造了氛圍。

在內涵建設時期,高等職業院校的關注重點和工作重心逐步聚焦于以專業爲載體的內涵建設,辦學條件普遍改善,總體實力迅速增強。

(四)綜合改革(20142018年)

得益于對內涵建設的重視、投入以及國家示範校建設項目的推動,高等職業院校的培養質量和社會認可度持續提高,連續多年在專科、本科、研究生層面的就業率比較中位列第一,一大批專科高職院校的新生錄取分數超過本科線。

20146月,国务院召开全国职业教育工作会议,印发《关于加快发展现代职业教育的决定》。跳出教育,站在国家经济社会发展需求和实现人的全面发展的高度,在国务院职业教育文件中第一次提出“产教融合”;第一次提出“加快构建现代职业教育体系”;第一次提出企业也是职业教育的重要办学主体;第一次提出“探索发展本科层次职业教育”“为學生接受不同层次高等职业教育提供多种机会”,为职业教育深化校企合作、打破止于专科的“天花板”,构建现代职教体系创造了机遇。此后,教育部等六部门联合印发《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建设规划(20142020 年)》,提出“形成現代職業教育體系框架”“基本建成中國特色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兩步走發展戰略。

同年,教育部充分借鑒歐美發達國家職業教育發展經驗,結合我國教育制度實際,印發《關于開展現代學徒制試點工作的意見》,指出“現代學徒制有利于促進行業、企業參與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全過程”,能夠“推動職業教育體系和勞動就業體系互動發展”,是“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推進工學結合、知行合一的有效途徑”,提出推進招生與招工一體化、深化工學結合人才培養模式改革、加強專兼結合師資隊伍建設、形成與現代學徒制相適應的教學管理與運行機制四項試點內容。現代學徒制是體現企業辦學主體作用的有效設計,充分考慮了國情社情,使企業利益和學校育人最大程度達成一致,既是一種人才培養模式改革,更是對職業教育制度的完善。教育部先後分三批部署了558個試點(最終驗收通過547個),覆蓋1000多個專業點、惠及10万余名學生(学徒),社会反响良好。人社部则推出了“企业新型学徒制”。两种学徒制,一种立足于校企联合培养兼具學生、员工双重身份的企业准员工,一种立足于培训企业自己的新员工,二者互为补充。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高度凝练员工学徒培训与企业准员工校企联合培养的成功实践,将其统称为“中国特色学徒制”,进一步确认了这一充分体现职业教育特色的培养模式。

    同年,財政部、教育部聯合印發《關于建立完善以改革和績效爲導向的生均撥款制度 加快發展現代高等職業教育的意見》,明確“2017年各地高職院校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應當不低于12000元。年生均財政撥款水平是指政府收支分類科目‘2050305高等職業教育’中,地方財政通過一般公共預算安排用于支持高職院校發展的經費,按全日制高等職業學曆教育在校生人數折算的平均水平,包括基本支出和項目支出”,使得高等職業院校第一次有了明確可靠的財政保障。

2015年,教育部印發《高等職業教育創新發展行動計劃(20152018年)》,總結“十二五”經驗,面向“十三五”布局,第一次專門針對高等職業教育全面系統規劃改革發展。《行動計劃》提出了推進高職教育下一步改革發展的五個方向和各自目標:擴大優質教育資源,要以專業建設爲核心,提高優質資源的覆蓋面,提高省域內高職教育發展的協調性;增強院校辦學活力,要尊重和激發基層的首創精神,提高院校對市場的適應能力和自主發展能力;加強技術技能積累,要緊密結合培養傑出人才和加強教師隊伍建設,提高高職院校技術服務的附加值;完善質量保障機制,要形成教育內部保證和教育外部評價協調配套的共同保障質量局面;提升思想政治教育質量,要落實李克強總理關于“把提高職業技能和培養職業精神高度融合”的要求,培養合格的社會主義事業接班人。其中,更加強調了綜合改革,提出正確把握和推進分類考試招生改革、推動建立學分積累轉換制度、豐富集團化辦學的實現形式、明確院校治理的途徑和要求、重視和推動應用技術研發、推動具有混合所有制特征的辦學實踐、推動高職教育更好“走出去”、落實高職生均經費政策,等等。

在綜合改革時期,高等職業教育發展一改前期聚焦教學領域的建設改革,許多教學領域之外影響事業發展的因素日漸受到關注,相關改革逐步提上日程。推進綜合改革成爲這個階段事業發展的新特點。

經過20年发展,高等职业院校办学实力得到大幅提升、人才培养能力大幅提升。在省级改革支持下,一些优势高职院校事实上已经在探索以与本科高校联合办学的形式小规模“贴牌”培养本科层次學生。高等职业教育的发展,不仅大幅改善了我国高等教育的学校结构、专业结构、人才结构,更为实现高等教育大众化、服务支撑实体经济(专科高职毕业生就业率已连续多年超过普通本科和研究生)和国家区域发展战略(现代制造业等领域新增劳动力70%來自職業學校,近70%職業學校畢業生在縣市就近就業)做出了不可替代的重要貢獻。

三、近年來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行動思考

201812月,國務院辦公廳印發《關于對真抓實幹成效明顯地方進一步加大激勵支持力度的通知》,明確2019年起將職業教育改革明顯的省(區、市)納入激勵支持,成爲30項中唯一的教育項目,體現了國家以更大力度推進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決心。

(一)職教本科發展取得實質進展

        20191月,國務院印發《國家職業教育改革實施方案》(“職教20條”),開宗明義“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是兩種不同教育類型,具有同等重要地位”,這是國務院文件第一次把職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並列定位爲教育類型,意義重大;第一次提出“開展本科層次職業教育試點”,教育部之後陸續批准設立了32所職業本科學校,邁出職業教育獨立建制辦本科的步伐。2021年,教育部先后印发《本科层次职业学校设置标准(试行)》《关于“十四五”时期高等学校设置工作的意见》,首次明确了本科层次职业学校的设置条件,提出“原则上,职业教育学校不转为普通教育学校”“聚焦关键领域、重点行业、重点区域,以优质高等职业学校为基础,稳步发展本科层次职业学校”;印发《本科层次职业教育專業設置管理办法(试行)》和《职业教育专业目录(2021年)》,第一次列出了“高職本科專業247个”,确定了高职本科專業設置的依据和规则,开启了职业教育本科的新实践。

(二)高職院校建設躍上新台階

 20194月,教育部、財政部印發《關于實施中國特色高水平高職學校和專業建設計劃的意見》(“雙高”建設),提出“集中力量建設50所左右高水平高職學校和150個左右高水平專業群,打造技術技能人才培養高地和技術技能創新服務平台,支撐國家重點産業、區域支柱産業發展,引領新時代職業教育實現高質量發展”。“雙高”建設機制設計不同以往,在堅持效率優先的前提下更加注重機會公平,項目管理趨向常態模式,改固定範圍分批建設爲分階段全範圍擇優支持,即項目的每個開放期均進行重新擇優,使每一個時期每一所高職院校都有機會憑借其改革發展的成績平等競爭中央財政的支持,這一方面有利于“雙高”建設的要求外溢至支持範圍以外的學校;另一方面也有利于保持項目學校的建設熱情,不能躺在過去成績上“吃老本”。“雙高”建設還第一次提出專業集群建設理念,一方面提高了專業建設的集約性、強化了相關專業發展的相互支撐支持作用,以期達到“1+12”的效果;另一方面也與本科改革的“學科交叉”相呼應,有利于催生新的培養方向和專業發展方向。“雙高”建設體現了示範校建設之後,高職戰線圍繞專業建設進一步升級的目標追求。

       此外,新修订的《职业教育法》规定专科层次高等职业学校“符合产教深度融合、办学特色鲜明、培养质量较高等条件的”的专业,“经国务院教育行政部门审批,可以实施本科层次的职业教育”,为专科高职院校基于专业建设的多渠道多样化发展提供了空间。

(三)産教融合成爲事業發展的根本遵循

梳理以上可以發現,我國高等職業教育的發展始終圍繞專業建設與改革展開,“工學結合、校企合作、産教融合”自下而上、由表及裏始終是職業教育建設發展的遵循和主線。

职业教育发展紧密对接行业企业与区域产业需求,职业教育的專業設置与建设要紧密联系产业,与产业发展息息相关。专业是职业院校人才培养的基本单元,是学校职业教育的生命所在。专业建设水平反映了职业院校的人才队伍、办学实力、培养定位,专业结构则直接关系到职业院校的办学特色和服务能力。不成体系的单门课程和时下兴起的“微专业”并不能独立承载学校职业教育的育人任务。因此,紧紧围绕专业、切实依靠专业发展职业教育,以专业建设统领各项改革,无疑是职业教育发展的正确选择。

“工學結合、校企合作、産教融合”起于普通本科,成于職業教育,其中“産教融合”提出的最晚。2011年教育部在職教領域首次提出“産教融合”,當時並沒有得到普遍認可。2013年,中國共産黨第十八屆三中全會決議明確“加快現代職業教育體系建設,深化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培養高素質勞動者和技能型人才”,産教融合作爲一個概念得到確立。至此,“工學結合、校企合作、産教融合”成爲一套層次清晰、結構完整的職業教育發展理念,從教育教學、辦學治校、宏觀管理三個層面,高度凝練地闡明了發展職業教育的理念和方法——教學層面要工學結合、學做合一,辦學層面要校企合作、開門辦學,行政管理要産教融合、互促發展。

2017年底,國務院《關于深化産教融合的若幹意見》進一步指出,“深化産教融合,促進教育鏈、人才鏈與産業鏈、創新鏈有機銜接,是當前推進人力資源供給側結構性改革的迫切要求,對新形勢下全面提高教育質量、擴大就業創業、推進經濟轉型升級、培育經濟發展新動能具有重要意義。”提出“構建教育和産業統籌融合發展格局”“推進産教融合人才培養改革”,並將産教融合的要求擴展至基礎教育和高等教育,上升爲國家戰略。産教融合從職業教育外溢至覆蓋基礎教育到高等教育的全領域,成爲職業教育改革實踐對整個教育事業的貢獻。

20214月,第一次以中共中央、國務院名義召開全國職業教育大會,會後印發中共中央辦公廳、國務院辦公廳《關于推動現代職業教育高質量發展的意見》明確,職業教育要“堅持立德樹人、德技並修”“堅持面向人人、因材施教”“堅持面向市場、促進就業”“堅持産教融合、校企合作”“堅持面向實踐、強化能力”,對職業教育全面畫像,強調了“産教融合、校企合作”的辦學要求。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第四條在強調了黨的領導、社會主義辦學方向、國家教育方針後沿用了上述表述;第十四條對現代職業教育體系的描述再次強調了“産教深度融合”。

仔細品味,2017年以來,産教融合的內涵也已悄然變化,從對事業發展要求的宏觀描述,逐步將中觀層面的辦學模式、微觀層面的教學模式包容進來,發展成爲一個涵蓋教育應用性的大概念。如今,“産教融合”在很多時候被單獨使用,其實質已被理解爲原本工學結合、校企合作、産教融合三層含義的總和。

(四)職業教育的投入保障依然任重道遠

職業教育不是省錢的教育,據聯合國教科文組織研究,職業教育辦學成本是普通教育的3倍。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規定,“國家優化教育經費支出結構,使職業教育經費投入與職業教育發展需求相適應”“各級人民政府應當按照事權和支出責任相適應的原則,根據職業教育辦學規模、培養成本和辦學質量等落實職業教育經費”“不得以學費、社會服務收入沖抵生均撥款”,突出了政府責任。2020年,我國普通本科在校生(1825.75萬人)爲高職在校生(1459.55萬人)的1.25倍,國家財政性教育經費中高職占比4.4%、本科占比16.1%,本科經費是高職的3.66倍;與2019年相比,全國職業教育經費總投入增長12.27%,高于全國教育經費總投入5.69%的增速。可見,職業教育欠賬多、底子薄的狀況正在好轉,但距離新《職業教育法》的要求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當今世界,逆全球化、“小院高牆”式的經濟技術封鎖來勢洶洶,發展高質量高水平的職業教育,支撐以制造業爲核心的實體經濟,擴大更多孩子多樣成才成長的機會,爲國家經濟自立自強築牢技術技能人才基礎,越來越爲國家、社會、教育所看重所期望。職業教育自身亦走到了一個有能力有實力有機會再上台階的路口。新修訂的《職業教育法》將黨中央國務院對職業教育的規劃部署和職教戰線近年來的成功實踐上升到法律層面,爲職業教育再一次大發展做好了思想和法律准備。相信隨著各方面政策的逐步落實,職業教育特別是高等職業教育必將進入一個更高更大的舞台,進而做出更多更大的貢獻。(作者:林宇;來源:《中國職業技術教育》2022年第15期)